譚好哲:新時代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話語體系建設應有的三個追求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30 次 更新時間:2019-12-27 00:49:25

進入專題: 中國人文社會科學     話語體系     目的性     主體性     專業性     文藝理論  

譚好哲  

   內容提要:相對而言,100多年來的中國現代性學術在話語體系建設方面雖取得不少成績,但較學科體系、學術體系仍有所遜色。話語體系是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理論研究所能達到的思維能力、理論水準、精神品格的標志,關涉到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社會功能的實現程度及其國際學術地位的輕重和學術影響的大小,為此,在新時代的理論建設中應該在目的性、主體性、專業性三個方面做出更加具有自覺意識的追求和努力。目的性是一種事先規定的目標預設,是各種理論學科的學科性質和功能顯在的實現,其目的追求主要有三:一是服務于中國自身的社會發展,在具體研究領域創造既具有現實認知能力又具有引領作用的理論話語;二是參與并促進全球化時代世界學術的發展;三是要直面人類生存境況,走進人民生活世界,對世道人心的改良改進有所啟迪有所作用。主體性是學術理論話語在內容和性質上應有的規定性內涵,包括個人主體性、對象主體性、社會主體性三個層面。個人主體性是具體從事學術理論研究者的個人性的體現;對象主體性是構成中國當代學術研究對象的客觀社會內容與時代需求在話語建構中的自我顯現,也體現著話語建構主體對中國社會實踐當下性的學術回應;社會主體性則主要包括民族主體性即對民族自身學術傳統的傳承和主義主體性即作為意識形態主體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方法的指導。第三是專業性追求。話語體系的建設是為了學術思想的創新,必須講專業性。話語體系建設不能停留在隨隨便便地發感想談意見的層面,必須具有理論系統性,是具有思想貫通性的理論內容、符合邏輯與規范的理性論證和由特定術語構成的話語表達形式有機融合的產物,思想觀念、論證邏輯與表達術語三者缺一不可。具有標識性的新概念、新范疇、新術語、新命題的創造,是我們以往的理論話語建構中極度缺乏而在今后應該切實加強的。

   關 鍵 詞:中國人文社會科學  話語體系  目的性  主體性  專業性  文藝理論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跨進新時代之后,如何發展中國的文化,如何發展中國的人文社會科學,正成為舉國上下共同思考的問題。也正是在這一新的歷史語境之下,人文社會科學的話語體系建設問題日漸成為學界理論聚焦的一個重要話題。這種理論聚焦是極有意義的,因為話語體系建設是中國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所能達到的思維能力、理論水準、精神品格的標志,關涉到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社會功能的實現程度及其國際學術地位的輕重和學術影響的大小,因而如何建設中國當代的話語體系,建設什么樣的話語體系,自然就有加以研討的必要。在這一研討中,中國當代話語體系建設的目的性、主體性與專業性,是首先應予關注的三個主要問題或方面。

  

   一、中國現代性學術話語體系建設存在的不足及原因

   自清末民初梁啟超、王國維一代學者起始,中國現代性學術已走過了100多年的歷程。百多年來,中國現代性學術在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各個方面均取得長足的發展和進步,為中華民族所追求的現代化大業提供了智力支撐和智慧引領。不過細究起來,這三個體系的發展并不平衡,相對而言成績有大有小。比較而言,三者之中學科體系的建設成就最為突出,總體上說我國已經基本建成了與國際學界接軌的學科體系,為中國現代學術的專業化發展奠定了具有學科分野性質的不同思想空間和平臺,同時也為培養造就具有專業志向的學術人才創造了基礎條件;學術體系的建設,尤其是在改革開放40年來也有很大進步,初步建成了有利學術事業發展的學術支撐與管理系統,比如以專業期刊和出版社為核心的學術發表體系,服務于專業人才培養的教育體系和教材體系,基金資助與獎勵機制,各級專業學會的建立,執政黨和政府的各級管理機構的設立與運作,如此等等;至于話語體系建設,當然也多有可圈可點之處,涌現出不少大家和名家,各個專業領域都積聚了一些有價值的思想理論成果。不過,除去政治學等少數學科領域之外,大多數學科都還沒有建構起完整的有中國特色的話語體系,話語創新遠遠落后于時代的發展和進步,學術原創能力還不強,還處于有數量缺質量、有專家缺大師的狀況,在學術命題、學術思想、學術觀點、學術標準、學術話語上的能力和水平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還不太相稱。比如文藝理論學科,20世紀50年代學界就提出了要建設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至今這一建設目標仍未實現,其他專業研究領域大多亦復如此。這樣一種狀況,是走向新時代的中國當代話語體系建設需要認真面對并切實加以改進的。

   就學術發展而言,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三位一體、緊密相連,同時又各有所司、互有不同。以比喻言之,學術發展猶如做建筑工程,學科體系建設好比是打地基,學術體系建設好比是人力、物力等方面的條件準備,而話語體系建設猶如宏偉殿堂的建造成形。話語體系建設是作為整體學術系統的最后一個環節而存在的,是學術發展的直接目的和追求所在,也是在三個體系建設中最復雜艱難的一個環節。一般來說,學科體系與學術體系的建設只要國家安定、政府重視并肯于投資,再加上學界自身努力,就可以做大做好,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學科體系和學術體系建設方面取得的快速發展就是證明。但是,話語體系的建設則涉及更多方面的因素,其發展和進步要緩慢許多。話語體系建設是思想創新的工作,對每個學者來說需要長期的時間去積聚、消化思想資料而后才會在不斷的思考與反思中有新的思想萌芽、成長起來,對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學術研究來說也是如此。也就是說,相對于學科體系和學術體系的建設,話語體系建設的成效顯現一般來說要相對滯后,需要更長時間的積累與積淀,所以前面所述中國現代性話語體系建設相對遜色的狀況有其自然的一面。

   不過,中國現代性學術話語體系建設遜色于學科體系和學術體系建設,也不純粹是由于它相對需要更長的時間這一自然原因,而主要是由百多年來中國社會的具體歷史狀況和學術語境造成的。就歷史狀況而言,百多年來,中國社會歷經晚清、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個歷史時期,其間國家政體變動不居,晚清、民國時期革命與戰爭不斷,新中國成立后又歷經一邊倒跟隨蘇聯、“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等諸多重大歷史事件的沖擊。在這樣一個國家政體和國策變動不已,動亂時期幾乎多于和平穩定發展時期的歷史階段,從歷史生活、社會實踐到文化生活、思想學術,變化成為常態,而這種變化的常態顯然是不利于形成穩定的系統化的學術理論話語體系的。常言道時勢造英雄,時勢也造就一個時代的學術特點。百多年來,中國學術的一大特點就是不斷變化、不斷追新,與此同時,穩定性、系統化的學術創造就顯得很不足,從整個國家來看是如此,從專門的學術領域和單個的學人來看也是如此,這是由中國百多年的特殊歷史狀況造成的。就學術語境而言,百多年來的中國學術是在資本主義全球擴張過程中西學東漸的語境下發展起來的。在中國學界,通常把百多年來的中國學術稱為“新學”,這所謂的新學是與中國傳統的“國學”和主要來自近現代歐美的“西學”相對而言的。相對于古典的、傳統的國學,新學是現代的、創新的學問,是對傳統的超越和改造,而這超越和改造的思想學術動力和范本則來自西學。這樣一種基本的學術格局與取向對中國現代性學術的發展可謂利害參半。就益處而言,以西人為師,以西學為范,一方面可以直接取用西方現成的理論觀念、思想方法、理論成果,以使我們自己的學術相對于傳統國學而言面貌一新,并以之成為打破舊有學術傳統與格局的銳器,同時這種學習、取用在與我們自身的歷史與文化實踐的結合中也的確產生了一些能夠稱之為“新學”的思想理論成果,另一方面這種學術取向確實也便于融入世界文化的潮流,參與到世界學術場域的思想交流之中。而就負面效應而言,以西人為師,以西學為范,也在一定程度上,特別是在一些學科領域和不少學人那里造成了傳統的中斷和本土文化精神的弱化,不僅割裂以至于割斷了與中華傳統文脈和學統的聯系,而且往往也僅僅是把中國的歷史和文化實踐作為印證西方學術真理性的事例,不能從自身實踐中提煉和升華具有本土印記的理論觀念,從而缺乏了思想創新和話語表征的中國特性,這正是人們常常對中國學術領域話語體系建設表達不滿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現代性學術話語體系建設不盡如人意,存在著諸多不足和問題,學術界自身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在前不久發表的一篇反思文章中,筆者曾從文論話語的內容結構存在偏頗、文論話語的建構機制存在缺陷、文論話語的身份認同游移不定幾個方面分析了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當代文論話語體系建設的未完成性或不成熟性。①這些不成熟中顯示出來的問題和缺陷其實也都與學術界自身有關。中國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水平總體不高,學術原創力還不強的問題,與學界人才隊伍的總體素質水平和能力不高是有直接關系的。人才隊伍總體素質水平和能力的提高包含許多方面的努力,知識儲備、思維水平以及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能力等等的提升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方面,同時對話語體系建設已有成果與應有理想的反思與自覺也是不可缺少的。亞里士多德關于事物的本體存在有所謂“四因”學說,即任何事物的成立或存在發展都有其質料因、形式因、動力因和目的因。我們可以借用這個“四因”學說來對話語體系建設問題做一個理論層面的自覺思考與探討。以中國當代文藝理論學科的話語體系建設而論,它必有自己的質料,這就是古今中外特別是當下時代一切有關文藝的實踐材料與思想資料,這一點,在以往和當下的理論研究及其歷史發展的回顧性總結與前瞻性思考中,學界已在文藝理論創新與文藝實踐、時代精神、歷史向度等等的關系中做了較多的闡發和論述,要求文藝理論研究要有及物性、接地氣,這里不擬贅述。對于另外三因,學界雖然也或多或少有所涉及和論述,但有自覺意識地放在一起加以深入思考的論著尚不多見,在此有必要一一做出辨析和研討。

  

   二、新時代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話語體系建設應有目的性追求

   中國當代人文社會科學話語體系建設中第一個需要具有自覺意識和追求的是目的性,也就是我們建構話語體系的目的追求。在亞里士多德那里,目的因是事物創生與變動的終極,是一件事之所以做的“緣由”或“極因”。事物的存在是這樣,人類的活動更是如此,人類活動的一個特點就是具有自覺的目的意識性,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在社會歷史領域內進行活動的,是具有意識的、經過思慮或憑激情行動的、追求某種目的的人;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沒有自覺的意圖,沒有預期的目的的!薄盁o論歷史的結局如何,人們總是通過每一個人追求他自己的、自覺預期的目的來創造他們的歷史,而這許多按不同方向活動的愿望及其對外部世界的各種各樣作用的合力,就是歷史!雹谠诰唧w的學術研究領域,參與其中的個人都是有自己的目的的,或是為了生存,或是為了功名,或是為了學術的發展與進步,這都有其存在的理由。我們在這里所追究的目的性,當然是從學術的角度著眼的。

這里有一個問題首先需要辨清,就是談論一個事物、一件事情、一個活動領域的終極性目的,不能脫離開它本身的存在性質和功能而憑空想象和立論。以文藝理論的話語體系建設而言,其建設目的一定要建立在對其理論性質和功能的理解基礎之上,或者說文藝理論的性質和功能是其隱在的目的,而其目的則是其性質和功能顯在的實現與追求。作為一個人文性社會科學研究學科,文藝理論在學科性質上是一個價值認知型的理論學科,它與文藝現實的關系是一種價值認知性關系,其中既包含著對具有人文價值屬性的文藝現象及其發生、發展的規律性進行的科學性理論總結和認知,具有知識論的內容和成分,也包含著對文藝發展和社會功能的應然狀態的理想化追求與思想升華,具有價值論的內容和成分,是科學性與價值取向的統一。由此在其學科功能上,文藝理論就不僅僅擔負著文藝現象的科學總結功能,不僅僅是提供一種描述與解釋的知識論話語,也擔負著對文藝現象的思想引領作用,還具有基于社會、人生和藝術審美理想的價值規范與評判功能。(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國人文社會科學     話語體系     目的性     主體性     專業性     文藝理論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文藝學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20.html
文章來源:《山東社會科學》2019年第1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一分赛车技巧总结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 高手福彩3D单选一注 上海11选5人工计划专家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微信群哪个好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大盘指数 山西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