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來輝:“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的關系—— —個類型學分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82 次 更新時間:2019-12-27 23:27:20

進入專題: 一帶一路   全球治理   治理赤字   權力結構  

謝來輝  

   內容提要:“一帶一路”已經被廣泛認為是中國探索全球治理模式的重要實踐,是中國在新時期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平臺。但是關于“一帶一路”與現有全球治理體系之間的互動關系,目前國內外的學者存在很大的意見分歧。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對于這些問題并沒有形成系統的分析框架,研究者從不同的研究視角出發,側重討論了其中不同的方面。事實上,“一帶一路”建設涵蓋了器物、制度和觀念等多個維度,它與全球治理的互動是復雜多樣的過程。而且,現有治理體系的制度形態和權力結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二者之間的互動模式;谶@兩個要素可以建立一個分析框架,從而對二者互動的各種可能情況進行類型學的分析。從中可見,“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的初始理念相互契合,嵌入其正式制度之中,而非形成“平行制度”;但是與西方權力較為集中的非正式制度之間卻存在明顯緊張的競爭關系,存在較大創新空間!耙粠б宦贰苯ㄔO應在該領域深入探索完善全球治理體系的具體途徑。

   關鍵詞:“一帶一路”/ 全球治理/ 治理赤字/ 權力結構/ 跨境民間治理/

   作者簡介:謝來輝,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北京 100007

   標題注釋:本文是中國社會科學院2017年重大研究項目“積極穩妥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階段性成果,并得到廣東國際戰略研究院暨教育部戰略基地2017年招標課題(編號:17ZDA15)的資助。

  

   一 導論

   自2013年正式提出以來,“一帶一路”倡議作為一個新型的跨區域經濟合作平臺已經在全球范圍內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截至2018年5月,中國已與88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了103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涵蓋互聯互通、產能、投資、經貿、金融、科技、社會、人文、民生、海洋等合作領域。其中,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UNESCAP)、世界衛生組織(WHO)等一批國際組織和中國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①“一帶一路”倡議以及相關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NDB)和絲路基金等一批新機制成為中國在新時期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實踐,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關注。2017年5月,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一帶一路”倡議為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糧食安全和水資源短缺等全球性挑戰提供了新的機遇,為世界各國加強國際合作解決全球問題做出了重要貢獻。②

   中國政府在官方文件中明確提出了“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之間存在重要聯系!耙粠б宦贰背h及其落實被認為是中國在新時期參與全球治理的方案以及承載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具體實踐。早在2015年3月,中國國務院授權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文件就明確提出,“一帶一路”同時還肩負著“積極探索全球治理新模式”的使命。③另外,習近平在2017年5月14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時指出:“治理赤字”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習近平通過“治理赤字”來描繪當前全球性問題不斷加劇但現有的全球治理能力和意愿卻在下降的矛盾,進而揭示“一帶一路”倡議的時代意義。④特別是在2018年8月27日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五周年座談會上,習近平強調:共建“一帶一路”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彰顯了同舟共濟、權責共擔的命運共同體意識,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提供了新思路和新方案。

   在這種背景下,理解和分析“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之間的關系具有重要的學術和政策價值,因此成為當前國內外學術界的重要研究課題。

   “一帶一路”的倡議和實踐本身涵蓋了器物、制度和理念三個層面,隨著實踐的不斷拓展,與現有全球治理體系之間的互動也會不斷深入。全球治理具有自身的價值維度,但更多體現為國際政治和世界經濟中為了應對各種全球性問題而設立的各種規范、規則、程序和機制。根據最為流行的全球治理委員會的定義:“治理是各種公共的和私人領域的個人和各類管理共同事務的方法的總和。它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其中,沖突或多元利益能夠相互調適并能采取合作行動,它既包括正式的制度安排也包括非正式的制度安排!雹蓊愃频,俞可平在中國最早把全球治理定義為:“通過有約束力的國際規制解決全球性的沖突、生態、人權、移民、毒品、走私、傳染病等問題,以維持正常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雹迠W蘭·揚(Oran R.Young)等人認為,治理的概念比制度的概念要更廣泛,它涵蓋了更廣闊領域內的各種現象,包括多個制度之間的關系!霸诖蠖鄶滴墨I中,治理的觀點賦予了制度概念以動態的特性,注重其治理過程,更強調行動者尤其是非政府行動者。在國家的層面上,治理通常是指區別于傳統層面政府活動的新規則形式,意味著要采取社會行動者的自我規范形式、私人—公共通過合作來解決社會問題的形式以及多層次政策的新形式等。在國際層面上,全球治理這個術語通常用來描述現代世界政治進程,盡管……還沒有形成一個得到廣泛共識的、合適的定義!雹

   盡管全球治理的概念在最近30年里才興起,但是其中所指涉的各種制度安排卻可能存在已久,而且更多反映了一直以來占據主導地位的發達國家的價值觀和利益。本文嘗試回答如下問題:作為中國在新時期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實踐,“一帶一路”會對現有治理體系產生何種影響?從理論和實踐上看,二者之間又存在怎樣的互動關系?“一帶一路”在何種意義上可以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做出貢獻?

  

   二 現有相關研究狀況

   近年來,中國學者逐漸意識到這些問題的重要意義,發表了一大批文獻。不過,仔細分析中國現有的文獻,我們發現還應加強以下三個方面的研究。

   首先,中國學者雖然強調了“一帶一路”對于全球治理理念的貢獻,⑧但是對現有治理體系在規則層面的影響以及互動關系討論不夠!耙粠б宦贰痹诶砟顚用鏌o疑支持了全球治理的規范價值理念,其所承載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與全球治理委員會最初提出的價值理念有契合之處。但是,全球治理作為規則體系與“一帶一路”所涉及的實踐層面的合作機制之間可能存在的關系問題需要更深入的討論!耙粠б宦贰敝饕墙涃Q領域的國際合作,必然會更多涉及世界經濟領域目前已有的各種正式或非正式規則。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柯嵐安(William A.Callahan)就認為,“一帶一路”的核心就是原則、規范和機制,中國試圖建立一種規范性權力和新的歐亞秩序。⑨因此,這在實證研究上必須得到更多關注,而且這也具有重要的政策價值。

   其次,目前的中文文獻主要是在國際政治層面而且是針對正式制度的討論,⑩但對在經濟領域的非正式制度層面的討論卻有待深化。當前,除了各種正式的國際規則以外,還存在著由非政府組織提出的大量的非正式規則和規范,它們規范和約束著世界經濟中的各種微觀行為。這也被稱為跨境民間治理(PTG),(11)而其并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比如采掘業透明度倡議(EITI)就對全球范圍內特別是第三世界的礦產采掘業制定了重要的反腐敗治理規范,對于中國海外投資企業有重大影響。(12)

   最后,中國的現有文獻盡管揭示了“一帶一路”對全球治理的貢獻和積極意義,(13)但是并未充分討論“一帶一路”與現有全球治理之間潛在沖突的可能性。

   相比之下,國外學術界和媒體則有觀點認為,“一帶一路”及其建立的相關機制會對現有的治理體系構成挑戰,相應的投資和貿易模式會削弱金融、反腐敗、環保以及勞工等方面的現有治理標準。此類認識大致有三種。

   第一,“另起爐灶論”!耙粠б宦贰背h提出之后,一度被西方媒體解讀為“中國的馬歇爾計劃”,是中國試圖建立自己的勢力范圍。隨后,與之相關的絲路基金以及亞投行先后成立,更是引發了西方國家的強烈反響。(14)因為亞投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的功能相似,而且亞投行并不附加任何政治前提。因此,“一帶一路”及其相關機構被不少西方學者和媒體視為中國挑戰甚至取代現有國際組織的舉措,是要建立一個平行的制度體系(parallel institutions)。(15)

   當然,針對這種聲音,中國政府已經及時做出了回應。(16)而且,不少西方學者都已經明確指出這種觀點的內在矛盾。(17)事實上,人們也發現,世界主要多邊開發銀行并沒有否定“一帶一路”。相反,絕大多數多邊開發銀行和國際機構都支持“一帶一路”。(18)盡管如此,類似的懷疑論觀點仍然層出不窮。(19)

   第二,“債務陷阱外交論”!皞鶆障葳逋饨弧币辉~緣起于斯里蘭卡政府在2015年大選之后發生中國企業投資的科倫坡港口城項目擱淺事件。最終,斯里蘭卡政府放行了該項目,但這被西方評論家與斯里蘭卡的債務問題聯系起來。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志在2016年5月發表題為《中國在斯里蘭卡的投資:為什么與北京的聯系要付出代價》的文章,首次提出“中國債務陷阱”的說法。(20)2017年1月23日,印度學者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在項目辛迪加網站發表文章,進一步將此稱為所謂的“債務陷阱外交”。他認為“一帶一路”本身就是一個“包藏禍心的大陷阱”,而且更為露骨地表示:中國其實巴不得所投資的項目徹底失敗,因為這樣會使相關國家直接陷入“債務陷阱”而增加中國的影響力。(21)切拉尼的相關言論迅速在許多國家流傳。2018年3月18日,東南亞的兩位學者在澳大利亞的《東亞論壇》(East Asian Forum)響應了這一觀點。他們認為,不僅斯里蘭卡如此,柬埔寨還有其他東南亞的小國也很可能陷入這種“陷阱”。在他們看來,因為受中國經濟支持的影響,柬埔寨、老撾、緬甸和泰國都而轉向中國,支持中國的政策。(22)

   “債務陷阱外交論”蔓延到更有影響力的大國政府層面,包括印度、日本和美國。2017年5月13日,印度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闡述不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理由,對“一帶一路”提出了若干批評,其中第二點理由就是:“互聯互通的項目應該遵循負責任融資(financial responsibility)的原則,以防止項目給相關國家帶來不可持續的債務負擔!(23)2017年6月5日,正在澳大利亞訪問的時任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盡管中國是經濟和貿易強國,美國也渴望與中國建立富有成效的關系,但“美國不會允許中國使用其經濟實力來擺平、擺脫其他問題”。(24)同一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評論“一帶一路”時也特別提出其中應該納入一些“不可或缺的條件”,包括“讓貸款國家有償還債務的能力,不破壞財政健康”。(25)這些言論都與所謂“債務陷阱外交論”的觀點相呼應。

   此后,“債務陷阱外交論”不斷發酵升級,幾乎取代“另起爐灶論”成為西方國家批評“一帶一路”的主要理由。2018年1月,澳大利亞國際發展與太平洋事務部部長孔切塔·菲耶拉萬蒂—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公開稱,中國對南太平洋島國的投資和援助修建的是“不知道通往何方的道路”,將會制造“債務陷阱”。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哈得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演說時,也指責中國貸款不透明,再次拋出“債務陷阱外交論”。(26)

當然,所謂“債務陷阱外交論”的攻擊毫無根據。西方國家更多是基于自身在歷史上的做法去煽動沿線各國民眾對外資和外債的恐懼心理,(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一帶一路   全球治理   治理赤字   權力結構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理論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29.html
文章來源:《世界經濟與政治》2019年第1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河南22选5开奖数据 快乐12分开奖结果四川 浙江体育彩票6 1走势图 浙江体彩20选五最新开奖 江苏排列七开奖号码 体彩环岛自行车赛规律 大发快三精准计划app 七星彩中奖规则长图解 广西快3开奖预测号码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