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曉光:令和元年的日本政局:從參院選舉到安倍新內閣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46 次 更新時間:2019-12-28 17:44:24

進入專題: 日本政治  

林曉光 (進入專欄)  

  

   令和元年的日本政局:從參院選舉到安倍新內閣

   2019年的日本,除了啟用新年號、天皇即位大典的熱鬧和吸睛,政局的變動也一如既往地引人關注。從第25屆參議院選舉到安倍組成新一屆內閣,日本政局有哪些變與不變、未來一個時期的走向如何?本文擬作一些簡單的分析研判。

  

一、參院選塵埃落定 安倍丸欲將何往?

  

   日本國會參議院的半數成員每三年選舉一次。今年改選124個席位:在單一和多議席選區產生74個議席,另外50個議席由全國比例代表投票選出。執政聯盟在2017年眾院選舉贏得三分之二多數席位。

   7月22日,日本第25屆參議院選舉結果出爐,最終數據:自民黨57、公明黨14、立憲民主黨17、日本維新會10、共產黨7、國民民主黨6、令和新選組2、社會民主黨1、其他10。安倍首相領導的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執政聯盟獲得71個改選議席,加上對修改憲法態度積極的“修憲勢力”一共為81個議席,與79個非改選議席合計為160席,未能達到足以在參議院發起修憲動議的三分之二以上議席。這意味著,自民黨、公明黨執政聯盟丟掉了改選前控制三分之二參院席位的優勢地位,但仍穩控半數以上席位,在除修憲以外的其他法案討的立法程序中仍掌握政局運營的主動權。投票結果鞏固了安倍的執政地位,盡管日本與韓國關系惡化、將與美國進行艱苦貿易談判,但反對黨的挑戰很難撼動自民黨和安倍政權。執政聯盟采取何種措施健全國家財政,穩定養老、醫保、老年照護等社保體制,如何處理對美貿易協定談判和對韓貿易摩擦將成為今后在經濟領域的重點課題。

   為助力參院選舉,安倍政府在選前提出了給貧困家庭發放生活補助、對低收入家庭的高校生減免學費等惠民措施。安倍在競選中反復強調執政以來企業收入、就業人口和農產品出口的增加,幼教和老年照護人員工資提高等業績,但在野黨和媒體批評他“過分夸大成績”,對修憲的重視遠高于經濟發展,沒有拿出解決經濟結構深層次問題的方案。據參院選舉期間的輿論調查顯示,日本民眾最關心的課題第一是如何維護社會保障體制,第二是如何促進經濟發展和增加就業。日本政府和執政黨必須采取措施回應國民關切。

   目前制約日本社會發展的難題有:少子化、老齡化,社會保障、增稅等。

   1.日本已連續4年出生人口低于100萬人,2018年人口凈減少45萬人(連續14年減少)。由于人均壽命延長,65歲和70歲以上的老年人占人口比率分別達到28.1%、20.7%,因此帶來養老金、醫保等社會負擔的日益加重。社保支出已占日本年度財政支出預算的30%,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也將持續增加。如何在社保不斷增加的同時促進經濟發展成為迫在眉睫的課題,政府將依據社會保障制度改革推進會議每5年出臺的報告調整具體政策。該報告近幾年的基調都是減輕財政負擔,降低社保支出。2004年多個政黨提出逐步將養老金標準從相當于社會平均工資60%下調至50%的方案,引起民眾反感。本應在6月份發布的本年度社保制度改革報告,因此被政府推遲到參議院選舉之后。圍繞社保制度改革,朝野各界將會激烈爭論。

   2.安倍政府自今年10月1日起把消費稅從8%提高至10%,作為教育無償化的經費來源。雖然出臺了向低收入家庭發放補貼、食品減稅等多種措施,以彌補增稅對民眾生活的沖擊,但增稅對經濟、民生構成的負面沖擊無可回避。2014年消費稅從5%增至8%導致日本經濟停滯3年。隨著貿易保護主義對日本出口的影響開始顯現,日本政府謀求最大限度地抑制增稅對經濟景氣的影響,為防止經濟下滑采取了增收2萬億日元的對策。

   3.如何應對日美經貿談判和日韓貿易摩擦,也是日本政府的重要課題。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份訪日期間,同意在日本參議院選舉后再進入日美實質性經貿談判,以支持自民黨的選情。但這個支持并非沒有代價,美國要求增加對日農產品出口,無疑將打擊日本的農牧業生產,影響農牧民對自民黨的支持;日本要求美降低對汽車及零部件進口關稅;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的標準對美開放,顯然也不符合美國的要求;日美貿易談判取得成果應無疑問,問題在于各方的利弊得失。

   4.日本以國家安全為由限制對韓出口半導體材料,將韓國移出貿易白名單,是對韓國最高法院判決日企賠償二戰中韓國勞工一案的反制措施,韓國指責日本用貿易手段解決外交糾紛,并訴諸世界貿易組織(WTO)裁決。反過來,韓國半導體生產下降又影響日本電子成品生產。日本政府7月開始對韓國實行限制出口措施,8月初以安全保障為由把韓國從“白名單”國家中剔除,8月28日零時正式生效。作為回應,韓國8月12日決定把日方排除出韓方貿易“白色清單”,8月22日宣布不再與日方續簽《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主張維護自由貿易制度的日本對鄰國發起貿易制裁,會不會給國際社會留下了出爾反爾、言行不一的負面印象?


二、安倍修憲之心不死 何來“夢碎”?

  

   雖然國內主流媒體和學者自嗨于“安倍修憲夢碎”的樂觀論斷,但只是一廂情愿、盲目樂觀,日本的情況并非如此。盡管持積極態度的“修憲勢力”在參院選舉后失去發起修憲動議所需的2/3以上議席,但安倍首相仍堅持要在任內實現修憲的夙愿,試圖拉攏在野黨中的修憲力量,重建2/3以上的“修憲勢力”。對于安倍政府的修憲沖動,執政伙伴公明黨態度謹慎,在野黨保持警惕,民眾和社會輿論兩極分化,前景依然不明朗。

   1.執著“修憲夢”

   安倍繼承了外祖父岸信介的“政治DNA”,修憲是其畢生追求的終極政治目標。尤其是這次參院選舉中,不再“猶抱琵琶半遮面”,首次態度鮮明地高舉“修憲”大旗正面投入選戰。無論是競選過程中,還是選舉結果出爐后,安倍一直以修憲為旗號,反復向民眾喊話,“是選擇就憲法進行討論的黨,還是選擇不討論的黨”,明確表示“無論如何都希望在任期內實現修憲”,表明2021年9月總裁任期屆滿前實現修憲的強烈意愿。選舉尚未結束的21日晚,安倍即于富士電視臺節目呼吁討論修憲問題稱“我想讓各位國民好好討論(修憲問題)”,“作為我個人的使命來說,自然希望在剩余任期中發起修憲問題”。安倍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到2021年9月結束還剩兩年多!叭纹趦刃迲棥钡奶岱ū人惹疤岢觥2020年施行新憲法”的最初計劃有所推遲。次日,安倍在自民黨總部舉行的記者會強調,“為制訂憲法修正案,在參眾兩院均為第一大黨的自民黨決心發揮強有力的主導作用”,“至少應該討論修憲是國民作出的判斷,希望在野黨正視這一民意”。敦促在野黨加入修憲討論。顯然,參院選舉結束后安倍不僅沒有“修憲夢碎”,反而大造輿論、加速推進修憲。只能說明:參院選舉后執政黨在國會兩院依然占據過半數議席,安倍政權穩定,修憲信心增強;安倍對修憲陷入停滯頗感焦急,希望任期內取得突破。但日本各在野黨均反對安倍的修憲主張。聯合執政的公明黨代表山口那津男說,“把這樣的選舉結果認為是‘應討論修憲’有些牽強”,“到底有沒有修憲的必要性現在還不明確”。參議院選舉獲勝的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代表枝野幸男表示,“現在沒有推進修憲討論的必要”。

   2.重建“修憲勢力”

   參院選舉后,對安倍推動修憲持積極態度的“修憲勢力”在國會參議院失去發起修憲動議所必須的2/3以上議席,對安倍的“修憲夢”確實構成沖擊。但長袖善舞的安倍轉而取靈活姿態,呼吁各在野黨:“跨越朝野政黨之分,反復推敲能夠獲得2/3以上議員贊同的修正案。不拘泥于自民黨草案,展開靈活討論”。針對“修憲勢力”參院議席跌破“2/3”底線的現狀,安倍放軟身段、竭力拉攏,聲稱“國民民主黨內部仍有許多人認為應該進行修憲討論”,意在發動包括部分在野黨議員的修憲討論。安倍握有解散牌之專權卻沒有選擇解散眾議院、實現眾參兩院同時選舉,也不無動搖分裂在野黨、重建“修憲勢力”的意圖。盡管安倍不斷向在野黨伸出橄欖枝,但由于各黨處境不同、修憲主張各異,安倍能否如愿湊成“修憲勢力”在參議院發起修憲動議所必須的2/3以上議席,仍在未定之天。

   首先,國民民主黨盡管主張推動修憲,但認為在未明確自衛權范疇的情況下,尚不具備修改憲法第九條的時機。該黨此次參議院選舉失利,為著眼于下次眾議院選舉時保持與“反修憲力量”—立憲民主黨、社民黨和共產黨的選舉共斗與國會合作,也很難在修憲問題上向安倍遞交“投名狀”。

   其次,自-公執政聯盟成員的公明黨雖然支持推動修憲討論,但主張“加憲”,即在堅持現行憲法和平主義原則的基礎上加入新理念,反對自民黨修改憲法第九條的主張,對于安倍提倡的修正第九條態度消極慎重。黨首山口那津男稱,“有必要對特意把自衛隊寫入憲法進行認真討論”。干事長齊藤鐵夫也對媒體稱,“這反映了民意希望的不是憑借數量優勢強行推進,而是細致地加以推進”。由于自民黨在參議院已喪失單獨過半數席位,執政伙伴公明黨的重要性提升和話語權加重,對安倍的修憲活動構成了強有力的牽制。執政聯盟內部調整將成為未來政壇運行的一大焦點。

   第三,民意反對修憲。日本共同社于參院選舉結果揭曉后的7月22、23日實施電話輿論調查顯示,被選為優先課題的“養老金、醫療、護理”以48.5%居首,“景氣和就業等經濟政策”以38.5%緊隨其后,“修憲”以6.9%排在末位。自民黨和安倍內閣的支持者中,也只有8.4%選擇修憲為優先課題。認為“修憲勢力”跌破2/3議席的結果“很好”的比例大幅超出認為“不好”的比例。日本民眾普遍希望安倍政府把執政重心放在民生方面,而不是“不務正業”“揠苗助長”地推動修憲。但安倍認為執政聯盟在參院選舉獲得改選議席過半數,表示:“得到了在穩定的政治基礎之上要推進新令和時代國家建設這一強有力的信任”。說明他對參院選舉結果和輿論民意訴求的解讀與認知出現了偏差。

   媒體普遍認為,大部分選民投票給自民黨既不是積極評價安倍的政策或業績,也不是贊同其修憲主張,最大的動因是沒有其他合適選項。日本各主要媒體的歷次民調,以及此次參議院選舉48.8%的戰后第二低的投票率都支持上述分析,也再次證明了民眾對政治的失望,但安倍卻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共同社舉行的輿論調查結果顯示,56%的受訪者反對安倍政府修憲,大幅超過32.2%的贊成者;對于“修憲勢力”在參議院喪失2/3席位,29.8%的受訪者認為“很好”,12.2%認為“不好”,56.2%認為“無所謂”。認為安倍政府應優先應對的9個課題選項中,“醫療、退休金、看護”與“景氣和就業等經濟政策”最受關注,分別獲得48.5%和38.5%的支持,“修改憲法”僅獲得6.9%支持,在所有選項中排名最末。

   安倍以“國民已作出‘審判’”為由,為推進修憲討論搖旗吶喊,明顯背離重視養老金和經濟政策的社會民眾輿論。在野黨猛批安倍的發言是“妄想”,執政黨內也不斷傳出要求安倍自重的呼聲。不同于安倍對參院選舉結果的“解釋”,自民黨資深議員也語氣冷淡地說:“首相有些勉強,可能是自己在演說中呼吁修憲,但全國的候選人卻無人主打修憲!卑脖兑粠樵傅刂鲝垺爸辽伲ㄐ迲棧┯懻撌菓撨M行的這一國民審判已經作出”。而輿論調查卻顯示,“反對”安倍政府執政期間修憲的不僅是在野黨的支持者,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支持者中也達到63.6%。

立憲民主黨等在野黨在選舉戰中持批判安倍的立場?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林曉光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日本政治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3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366798.live)。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软件 创牛配资 11选5任选7每期必中法 广东快乐十分投注方式 富盈投资 江苏快3开奖视频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山西11选5前三直选走势 股票分析师证报考条件 排列五带坐标带连线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