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來梵:問題意識的問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06 次 更新時間:2020-01-01 00:16:00

進入專題: 問題意識  

林來梵 (進入專欄)  

  

   托爾斯泰曾說過:“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這句話可以套到論文上來說:好的論文都是相似的,不好的論文各有各的不好。

  

   好的論文,在哪些方面是相似的呢?簡言之,在一般的標準方面是相似的。這一般的標準就是:選題適合、方法得當、資料詳實、文字通達、論證充分、富有創新等等。這些標準幾乎都是通行的,可以說古今中外的標準都差不多。

  

   但這些通行標準一旦再具體化一些,也可能就有一些問題,值得我們去反思。如果不反思的話,我們似乎也能夠按照這些標準寫出好文章來,或者說寫出被認為好文章的文章來,但卻也有不意的問題。

  

   比如說前述的第一個標準——選題適合,這幾乎是鐵律。我們不難發現:好論文需有好選題?梢哉f,你獲得一個好選題,你的文章寫作就成功了一半。好選題之所以這么重要,是因為好選題會刺激我們深入思考,引導我們不斷探索,甚而把我們引向佳境,寫出一篇錦繡文章。有一次我指導一個法律碩士的學生寫畢業論文,定了一個題目,叫著:有關謠言的法學分析。我告訴他:現在,你基本上成功一半了。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特別需要從法學角度對“謠言”這個概念予以嚴格的界定并且解決相關問題的時代。

  

   那么,好選題的具體標準又是什么呢?有關這個,就見仁見智了。通行的觀點是,寫文章得有問題意識。但什么叫問題意識呢?或許可以說:就是能夠抓住一個有意義的問題。如果你沒有抓住這類問題,你可能就泛泛而談,面面俱到,焦點不集中、重點不突出、觀點沒創新,就談不上選題適當。

  

   但我們也要追問:到底什么叫“問題意識”中的“問題”。中國人所講的“問題”太籠統了,不像英語需要好幾個單詞來表達“問題”這個概念,比如question、problem、issue、trouble,它們都可以翻譯成“問題”。那么我們所講的問題意識的“問題”有哪些呢?初步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現實的問題,比如說problem、trouble;還有一種傾向屬于理論問題,比如question、issue。那么,我們所說的問題意識,到底指的是現實問題還是理論問題呢?這首先是一個需要澄清的問題。

  

   有趣的是,據我的觀察,一般來說,根據當今中國通行的觀念,好論文中所講的“問題”,主要是指現實問題。我自己曾經擔任過一本期刊主編,有一次求教于期刊界的一位同行,他是一家權威期刊的編輯。我問:你們喜歡發表什么文章?他坦誠相告:我們喜歡發表的是那種能夠抓住在中國法治事業當中所遇到的理論問題的文章。我繼續問他:那么,你們發表不發表那些能抓住在理論研究中遇到的理論問題的文章呢?他聽后遲疑了一下,說“那也可以考慮”。不難看出,在他看來,其實那二者還是徑庭有別的。而且,說是“理論問題”,實際上還是那些在現實當中遇到的、需要一定的理論去解決的現實問題而已。

  

   這個偏好不能說是根本錯誤的。但是,也值得反思。

  

   好文章的好選題,真的僅僅局限于現實問題嗎?我不認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人類學說史當中精彩的許多篇章都要被刪除,比如康德的偉大思想。眾所周知,康德開啟了德國近代古典觀念哲學的先河,他的三大“批判”可以看作是人類哲學思想的洪峰之一。他的人格理論,他的有關理性的理論、有關意志的理論對人類思想影響至深,包括對我們法學都具有根本性的影響。但是用最簡單的語言說,康德要解決的是什么問題?其實就是一個理論問題?档滤幍臅r代,歐洲有兩大思潮,一個是以洛克和休謨為代表的經驗主義哲學,認為人類的知識都是來自經驗,來自現實的實踐;另一思潮則是以笛卡爾為代表的理性主義,認為人類的知識來自于理性。這兩種思潮是完全對立的,便產生了一個理論問題:到底人類的知識來自哪里?這就是康德所要解決的問題。他通過思考和研究,認為人類的知識是離不開經驗的,經驗是人類獲得知識的一個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人類要獲得知識還需要理性。他解決的是理論研究過程中所遇到的理論問題,而且特別宏大。恰恰因為這樣,他成功摘取到了人類哲學桂冠上的明珠。

  

   康德的思想恰恰也說明了人類在思考問題是一方面要重視經驗,在經驗中獲取知識;但另一方面也要重視理性思考,而不能片面強調其中某一方面。具體到我們論文的選題上說,它既可以是現實中的問題,也可以是純理論的問題,即理論研究中遇到的理論問題。

  

   那么,為什么我們既要重視實踐問題又要重視理論問題呢?這跟我們當今中國法學發展所處的階段也不無關系。當今中國法學發展應該說還處于初級階段。應該承認,我們中國人曾經在民國時期所積累起來的現代法學研究的學統基本上已經中斷了,是隨著舊法統的中斷而中斷了的。當然,這個學統在當今的臺灣地區還在延續,但在大陸地區中斷幾十年了。我們新中國現代法學的歷史,從“文革”后全面恢復法治事業開始起算,迄今大致也只有四十年左右的歷史。所以每一個法學內部的學科都存在著學科重建的要務。在此過程中,許多學科難免連一些基本的概念、基本的原理都沒有搞清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一方面需要對現實問題進行研究,解決在法治事業中所遇到的迫切的現實問題。但另一方面,為了我們法學學科建設,對一些最基礎的理論、基本的概念也必須予以研究,而且這方面的研究,某種意義上更為重要。否則我們就無法獲得理論上的指向去有效地解決現實當中所遭遇的問題。

  

   當然我們也要承認,法學這一學科具有非常明顯的實踐性,確實也要研究一些現實問題。有的人主張說要研究判例問題,研究案例。曾聽到一位學者在一個重要的會議上面討論如何寫文章上面,她認為當今中國法學研究所存在的一個非常要命的偏向就是與司法判例研究根本脫節,為此法學研究變成空談,不接地氣,回應不了司法實踐。這種實務至上主義的想法其實頗為偏狹,但這個說法的苦心我們也能理解。只是,判例研究實際上也涉及基礎理論研究,需要理論指導,而且這個理論必須是預先存在的理論。沒有理論指導的判例研究,只會變成雕蟲小技。

  

   這可以聯想到中國古代律學的命運。中國古代律學的發展不可謂不詳備,如果觀覽學說史,到明清時期,中國的律學研究已到了非常精致的地步,其對律例法條的注解,對案例的分析,幾乎令人嘆為觀止。但是,中國古代的律學始終沒有成為一個學問體系,始終不成大器。從精神史發展的角度看,這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因為中國古代律學沒有方法論的自覺,沒有總體性的分析框架,沒有基礎性的理論體系,所以始終發展不出一門大學問來。當然,這跟中國傳統文化結構又有關系。蘇東坡說到“讀書萬卷不讀律”。這就表現了中國古代高級知識分子對律學的鄙薄,即智商最高的一批知識人不認為這里面有學問,不參與這種學問的拓展。我們現在有了現代法學,這都是從西方引進的學術體系。

  

   那么,為什么中國發展不出現代法學,歐洲可以發展出現代法學呢?原因就在人家有方法論的自覺。這種方法論最初是從神學當中學到了教義學的技藝,此后不斷發展,提取出許多基礎理論,建立了總體的分析框架,最后發展成為粲然大備的現代法學。而我們則沒有這樣的成就。我們有自己的法律體系,但“中華法系”這個概念還是日本人穗積陳重幫我們提出來的。為什么我們自己提不出來類似的學術概念呢?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們沒有法學分析框架。所以我們說,理論的研究分析非常重要。

  

   說到這里,我就想起北大法學院的陳端洪教授。前幾年,他曾去香港中聯辦掛了幾年職。我知道,他并不是想去做官的,而是想去接觸實務,了解實踐問題。但事后有一次我們在一起喝酒,我就問他掛職三年有何感想,他說出一句驚人之語:“搞理論研究的千萬不要隨便和實踐相結合”。他是不是有痛切的感受或者難言的苦衷,我也不知道。但是他這句話確實很令人深思。我個人的理解是:如果你在理論上沒有形成一定的基礎,定力不夠,那么最好跟現實保持適度的距離,否則你很可能被現實所吞沒。

  

   為什么許多學生在大學里學了幾年法學,起先還胸懷法治理想,到了畢業之后,在現實生活中沒過幾年,就成了現實的一個部分呢?原因就是自己的理論定力不夠,所以很容易被現實同化。做研究也是這樣。理論與現實相結合固然很重要,但是也要小心,因為我們所面臨的現實非常強大,而且現實非常具有“狼性”,如果你跟著現實做研究,號稱要“捕捉問題”,其實你很容易被現實牽著鼻子走,在這種情況下,體系化的法學思考就根本難以成立。

  

   說到最后,再補上一句:這年頭的中國,號稱到處都有社會科學研究的“問題富礦”,為什么偏偏沒有出現康德那樣的“大師”?說到底,可能都怪我們太重視“問題意識”。這種說法只會引導我們“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很難自覺地構建宏大的學說體系。

  

進入 林來梵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問題意識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綜合 > 學術規范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69.html
文章來源:《法學家茶座》第50輯,山東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

1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幸运28投注技巧 捕鱼娱乐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宿州期货配资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 特马开奖结果查询2019 近500期走势图 华东15选5开奖视频 黑龙江6+1预测 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