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聆群:南海問題與大變局中的海上挑戰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618 次 更新時間:2020-01-01 00:32:30

進入專題: 南海問題   海權  

李聆群  

  

   當前中國外交所面臨的新舊挑戰,首當其沖的是中美關系。中國外交的許多議題都受中美關系的塑造和影響。中美關系既是新課題,也是老課題,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伊始就面臨的主要挑戰,也是隨著國際國內格局不斷變化而常更常新的長期課題。自2010年美國奧巴馬政府宣布“重返亞太”開始,美國政界和知識界對中國崛起的不適感日益強烈,做出的反應也愈發激烈。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連續發布《國家安保戰略》和《國家防務戰略》,將中國標記為戰略競爭對手,宣告與中國進行全方位、全要素戰略競爭。2019年6月3日,美國前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峰會上,正式推出美國的《印太戰略報告》,標志著美國對華外交政策的戰略競爭模式逐漸成形和成熟。

  

   當前正在形成的中美戰略競爭新態勢,其本質是守成大國和崛起大國之間的結構性矛盾,其核心形式是守成大國對崛起國發起的海上挑戰。對守成大國美國而言,為遏制中國的崛起,采取海上挑戰的方式是優先選項。一方面,隨著中國的崛起,對擁有更廣闊的國際戰略空間有了更高的需求,這決定了中國必須由陸地、近海向深海、遠洋拓展。近年來,中國在周邊海域的影響力和輻射力日益增長,在三大洋和北極區域也可以看見中國積極參與的身影。這種拓展的直接后果就是對由美國創制和主導的海洋安全秩序產生沖擊,對此美國必然從海上做出回應。另一方面,海上力量的運用是美國的優勢和思維定式。從建國起,美國的國家戰略定位始終是一個海上強國。從建國初就開始一路西進擴展疆土,直到形成以東西兩洋為領土的自然屏障。之后迅速向海上推進,進行戰略性布局?梢哉f,建設海上壓倒性力量、保持海上絕對優勢、爭奪海洋控制權刻在美國的戰略DNA 里。

  

一、大國崛起中的海洋因素與美國發起的海上挑戰


   縱觀世界歷史,海洋在大國崛起中一直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一方面,來自海上的挑戰幾乎是所有大國崛起過程中面臨的主要困難。另一方面,一個國家若要實現崛起,也必須積極主動地利用海洋因素,將浩渺的海洋空間和豐富的海洋資源轉化為自身的實力和戰略優勢。因此,對于處在百年未有之變局下的中國來說,妥善應對海上挑戰、充分用好海洋空間和資源、主動引領海洋秩序構建,是緩解和化解中美競爭的結構性壓力的關鍵所在,也是中國在百年變局中順勢而上的必要前提。

  

   從2015年奧巴馬政府發布《亞太海洋安全戰略》、啟動南海航行自由行動,到2019年特朗普政府發布《印太戰略報告》,美國針對中國在海上發起挑戰的意圖愈發明確和系統。美國的海上挑戰主要采取雙管齊下的方式:(1)向中國展示其所掌握的海上安全體系的優勢和威力;(2)竭力壓縮中國發展所需要的海洋戰略空間。

  

   美國的海洋安全秩序包含兩個核心要素: 原則和實力。美國構建的海洋安全秩序的根本原則是維持海洋霸權,即最大程度上的海洋自由。該原則的維護需要實力,這部分由硬件和軟件構成。硬件部分是美國及其盟友的海上力量,軟件部分是由同盟和伙伴國組成的安全架構。在硬件部分,近年來美國軍事部署向亞太/印太地區傾斜,計劃在2020年之前將60%的軍力部署在該區域,包括最先進的軍備、作戰理念和混編方式。在軟件部分,美國著重鍛造同盟和伙伴關系,將傳統的軸輻模式升級為網絡化的安全同盟體系,并通過頻頻調用這些盟友資源,向中國炫耀其駕馭地區海洋安全體系的能力。美國的上述舉動意在威懾。對中國來說,更直接的挑戰和考驗是插手中國與周邊國家的海洋爭議,妄圖將中國鉗制在近海區域,以此消耗中國快速增長的海洋實力,壓縮中國發展的海洋戰略空間,阻撓中國向深海遠洋前進的步伐。而中國周邊海域最容易讓美國找到借口興風作浪的,是南海問題。從2010年起,美國開始頻繁小動作,打破了南海自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簽署以來保持的和平安寧的氛圍。2013年,美國慫恿菲律賓單方面發起南海仲裁案,并提供資金、情報和進行輿論造勢;2015年,奧巴馬政府首次在南海正式實施“航行自由行動”;2016年仲裁庭無視中國不接受、不參與的立場,對南海仲裁案進行完全偏袒菲律賓的判決;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臺后強化“航行自由行動”,包括進入西沙12海里領海、雙艦演練、?张浜,特別是近期出現的單艦雙挑戰乃至一月內兩次“航行自由行動”;2018年以來,更是調動盟友和伙伴資源在南海向中國施壓,英、加、法再加上之前已積極介入的日、澳、印等國。南海海域空前的擁擠,中美之間在南海的較量正在進入白熱化,“擦槍走火”乃至發生正面軍事沖突的風險與日俱增。

  

二、美國處理周邊海洋爭端的實踐

  

   南海是中國倡議的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是聯通兩大洋(印度洋和太平洋) 的樞紐,是中國從近海走向遠洋、從區域性強國向世界性海洋強國進發的起跳板,同時也是爭議最為復雜的海域,美國選擇南海作為發起海上較量的戰場,其用心昭然若揭。那么,中國如何應對呢? 有學者指出,面對中美競爭,中國要善于“纏斗”,更要善于“求變”。美國(包括其同盟體系) 在南海問題上有天生的軟肋,即他們是域外國家,在南海沒有直接的領土與海洋權益紛爭,插手南海也必須倚重區域內國家的配合。也就是說,美國在南海面臨著需要不斷尋找和替換代理人的尷尬處境。正是這個軟肋,提供了中國避開與美赤膊纏斗的空間,轉而以求變創新來化解美在南海的挑戰。

  

   南海問題的核心爭議是領土主權與海洋權益之爭。中國與其他南海聲索國若能管控和解決好這個問題,將產生釜底抽薪的效果,使美國和其他域外國家失去南海問題的域內代理人,也就失去了干預南海事務的借口。其實,美國也在很長一段時期內面臨家門口———加勒比海海域———的海洋爭議。美國對該地區海洋爭議的妥善處理,為美國的海洋強國之路做了良好鋪墊。有許多學者指出加勒比海與南海的相似性。從地理位置上看,加勒比海與南海一樣,是貫通東西兩洋的重要海域,也是美國相距遙遠的東西海岸得以相互連通的大動脈。美國視加勒比海地區為其“后院”,后院得到鞏固和保障,使得美國的輻射力得以繼續向南推進直至覆蓋整個西半球,進而崛起成為世界級的大國。因此,剔除其中的霸權主義成分,美國處理家門口的海洋爭議的一些思路和方法,值得中國參考。

  

   美國從建國初期到19世紀上半葉,基本完成了陸地疆域的開拓。緊接著,美國將目光轉向海洋。1856年,美國推出《鳥糞島法案》,以國內立法的形式為其向海洋擴張提供合法性。之后,美國迅速向加勒比海進發,占據了加勒比海的眾多島礁,一邊開采和掠奪自然資源,一邊進行戰略支點建設。然而,美國在這一地區的大肆侵占擴張行為,導致與加勒比海沿岸國之間產生了一系列海洋領土爭議。這其中既包括島嶼和礁石的主權歸屬爭議,如青年島、斯旺島、弗拉納根島、基塔蘇埃尼奧淺灘、容卡多爾淺灘、塞拉納淺灘等,也包括海洋權益的具體劃分和分配問題,如圣安德烈斯群島附屬島礁附近的漁權、維爾京群島專屬漁區的劃界等。

  

   從歷史實踐來看,美國對這些海洋爭議的處理有清晰明確的思路,即“戰略意義>地區關系>海洋權益”。對于這三個原則的把握,既注重主次有序,也盡力做到三方面利益衡量的兼顧。美國視加勒比海地區為其“后院”,特別是在巴拿馬運河開通之后,美國東海岸與西海岸的穿梭基本依賴于加勒比海的暢通航道。因此,美國首先關注的就是該海域各島礁的戰略位置。對于具有戰略據點意義的島礁,美國憑借實力的優勢保持絕對控制,如在與海地之間有爭議的納瓦薩島主權問題上,雖然海地的24部《憲法》中,有23部都提到納瓦薩島是海地不可分割的領土,美國也承認該島存在爭議,但從未給予海地任何磋商的余地。一個反面的例子是青年島。青年島為古巴第二大島,古巴和美國最初都聲稱對該島擁有主權。美國雖與古巴進行磋商并敲定了協議,但國會遲遲不批準,直到勘測結果顯示其海港條件不適合建深水基地,加之已擁有同樣位于古巴的關塔那摩這個天然深水良港,美國才放棄主權主張。

  

   在確保對加勒比海的戰略島礁的控制之后,美國對其他島礁爭議的處理顯得相當的靈活,沒有采取“寸土必爭”的強硬立場,而是根據其與相應爭議國的關系以及地區關系的起伏適時做出調整甚至是讓步。例如,美國在19世紀后半期占據圣安德烈斯群島和斯旺島并開采鳥糞等資源,由此分別與哥倫比亞和洪都拉斯產生島礁歸屬的爭端。20世紀初期美國煽動巴拿馬從哥倫比亞獨立出來,導致美哥兩國關系迅速惡化,于是美國在圣安德烈斯群島的歸屬問題上做出讓步姿態,以緩解與哥倫比亞的緊張關系。斯旺島的主權爭端也是以美國為安撫洪都拉斯而放棄主張為結果。洪都拉斯對斯旺島的主權主張始于20世紀20年代,但美國并未理睬,而是持續對斯旺島進行開采和建設多年,包括氣象臺、無線電波塔臺等,提供地區航行、飛行和通信的支援。到了20世紀60年代冷戰期間,美國在加勒比海地區打擊親蘇勢力,并將斯旺島作為反共宣傳電臺基地,激化了與洪都拉斯的矛盾。在意圖發動古巴政變的豬灣登陸失敗后,面對該地區高漲的反美情緒,美國迅速做出讓步,將斯旺島歸還洪都拉斯。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海洋爭議的處理過程中所展現出的主動塑造國際海洋規則的能力和敏銳度。在20世紀70年代,第三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召開期間,關于如何定義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磋商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支持擴大海域管轄權的發展中國家和尋求海洋自由最大化的傳統海洋強國(尤其是美國)在此問題上僵持不下。會議期間,美國的立場為支持200海里專屬漁區,這樣既可以增加自身對周邊海域自然資源的專屬權,又防止各國向周邊海域延伸管轄權,妨礙美國行使所謂的“海洋自由”。為了創造實踐先例,以國家實踐引導海洋規則的輿論風向,美國與古巴進行200海里專屬漁區的劃界談判,這是自冷戰美古交惡以來,兩國首次進行正式官方磋商,并迅速達成協議。同一時期,美國與英國也迅速完成所屬維爾京群島的專屬漁區劃界,并確定了位于該水域的爭議島礁弗拉納根島的歸屬和其在劃界中的效力。美國與古巴的談判發生在美古兩國嚴重對峙的時期,足見美國在面臨國際海洋規則的改革時所展現出身段靈活、搶占先機、爭奪規則制定主導權的決斷。在弗拉納根島問題上,美國雖然拿到了歸屬權,但降低了其在劃界中的效力,這與美國追求海洋自由的原則保持一致。

  

   由此可見,美國處理加勒比海海洋爭議的實踐,既注重海上實力建設、追求海洋霸權,也注重與外交整體目標的協調。更為重要的是,在這一過程中,美國展示出靈活柔軟的身段、主導國際規則的意識以及對原則的明確一致的貫徹,體現了一個世界級大國所具備的深遠謀略和長遠眼光。

  

三、南海問題與中國的海洋強國戰略

  

參考美國在加勒比海的一些實踐,從戰略層面來看,中國應繼續加強海上實力建設,打造對南海的強大戰略輻射力。(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南海問題   海權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地區問題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73.html
文章來源: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5期

3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遗漏数据 十一选五免费预测软件 北京pk10软件 1万炒股一天赚了400 浙江体彩6 1开奖号码 上海快三跨度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pc蛋蛋全包投注技巧 黑龙江福彩p62玩法说明 深圳深圳风采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