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帕菲特(3):葛四友:20世紀最重要的道德哲學家帕菲特,為何在中國遇冷?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81 次 更新時間:2020-01-01 10:15:24

進入專題: 帕菲特   道德哲學  

葛四友 (進入專欄)  

   愛思想網按:2020年1月1日是德里克·帕菲特教授(1942年12月11日-2017年1月1日,出生于中國成都)逝世三周年,作為上世紀到目前最偉大的道德哲學家之一。愛思想網將推出系列文章以表緬懷!

  

   編者按:

   20世紀最重要的一位道德哲學家德里克·帕菲特 (Derek Parfit)于2017年1月1日去世,享年74歲。

   帕菲特是牛津大學萬靈學院的高級研究員,也是美國哈佛大學、紐約大學和羅格斯大學的客座教授。他一生出版了兩本著作:1984年出版的《理與人》(Reasons and Persons)被形容為“19世紀以來最重要的道德哲學著作”,2011年出版的《論重要之事》(On What Matters)在正式出版前就廣為流傳和討論,甚至在2009年就先出版了關于該書的評論文集,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帕菲特成長的20世紀五六十年代,正是價值虛無主義、主觀主義、相對主義盛行的時代。他在成長過程中最困惑的就是:這個世界上究竟是否有真正重要的事?這是他走上哲學的重要原因。

   “而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兩本書就是在做兩件事情:第一,努力向我們表明這個世界是有客觀理由與客觀價值的,也就是這個世界確實有些事是真正重要的;第二,通過各種方式向我們表明,一個得到合理理解的后果主義原則是我們追求的最高道德原則,而義務論、契約論等得到合理重構后也會支持這個最高原則!

   上述評論來自《論重要之事》的譯者、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教授葛四友。他感慨這樣一位思考當代真正重要問題的愛智者,卻在中國聞者寥寥,特此撰文分享他如何與帕菲特思想結下不解之緣,并由此分析:帕菲特為什么會在中國顯得如此“不”重要?究竟是什么原因阻止我們進入與接受帕菲特的思想?

  

  

   2017年1月3日凌晨,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半夢半醒之間聽到微信聲音,拿起手機一看,北京師范大學江怡教授發來噩耗:帕菲特過世了!我的第一反應是不敢置信,馬上回了個:“真的?”愣了有好幾分鐘后,去翻朋友圈,發現這個消息已經刷屏了。

  

   到了早上,媒體各種采訪、約稿紛至沓來。突然之間接到這么多面向公眾普及帕菲特的任務,我壓力倍增。然而,這一窘境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中國哲學研究的窘境。

  

   德里克·帕菲特(Derek Parfit,1942.12.11--2017.1.1)作為當今世界最重要的一位道德哲學家,極大影響了英美倫理學理論的發展,在中國學界和思想界的影響卻微乎其微,與其學術地位極不相稱。很多中國學者根本沒有聽說過他,有些即使聽說過,對其基本思想也幾乎一無所知。國內真正熟悉他、研究他的人屈指可數,每年學術期刊上與他相關的論文也是屈指可數。在帕菲特過世后,竟然找不到幾位合適的人,可以寫文章來紀念他!

  

   有鑒于此,我想回顧一下自己是如何與帕菲特的思想結下不解之緣,并成為他一生兩本著作之一——《論重要之事》(On What Matters)——的譯者的。并由此談談帕菲特為什么會在中國顯得如此“不”重要,究竟是什么原因阻止我們進入與接受帕菲特的思想。

  

   我第一次聽說帕菲特是在北大讀博期間,那是2002-2005年。當時與譚安奎一起瘋狂追聽程煉與徐向東兩位老師的課,時不時會聽到兩位老師對帕菲特的推崇、對他寫于1984年的Reasons and Persons一書的贊嘆,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理與人》中文版2005年由王新生老師翻譯出版)。不過,由于我是從武漢大學經濟系半路出家到北大讀哲學,又主要是做政治哲學,彼時正處于惡補各種基礎知識的階段,對于Reasons and Persons這種高大上的書,只是懷著敬畏的心情匆忙掃了一遍,發現確實很難懂,很快就束之高閣了。

  

   當我再次捧起Reasons and Persons時,已是2008年。那時我被華東師范大學高研院提供的條件吸引(沒有任何科研要求,不用上課,工資照發,給青年研究員幾年純粹的讀書時間),毅然絕然從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轉道上海。當時我對分配正義的研究正陷入停滯期,后續研究乏力,深感有必要去孥實倫理學基礎。于是趁此機會,下定決心要啃下Reasons and Persons這本書,以之為契機去系統考察整個后果主義的發展,進而考察與比較三大規范倫理學。在接下來差不多近兩年的時間里,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把Reasons and Persons仔細讀一遍,前后大概有五六次。盡管過程頗為艱難,但每讀一遍,都會有新的收獲,無論是對論證的整體系統,還是對論證的各種細節,理解得都越來越深入,常常會發現令人擊節叫好的地方,喜不自禁。這個艱苦的閱讀過程逐漸讓我體會到帕菲特所做論證的力度與嚴謹性,也越來越熟悉并且喜歡這種論證風格。

  

   除了Reasons and Persons之外,2009年的2月,我從網上獲得了On What Matters的前身Climbing the Mountain(《攀登高峰》)的手稿,更加驚喜的是,隨后的6月我又獲得了On What Matters的初稿,當時真是興奮難抑,因為這些書稿為我提供了極佳的機會了解當代規范倫理之間的主要爭論。2009年上半年,江緒林兄加入華師大后,這個閱讀過程就變得更有趣了,當時他與他的主處于若即若離的狀態,也對帕菲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跟他經常見面,除了偶爾打球鍛煉外,基本上就是聊帕菲特,談各自的感受與困惑。這個過程大概直至2010年我出國訪問而自然終止。而劉擎老師在我2011年回國之前的6月份,把最終版的兩卷本On What Matters發給我,我得以讀到帕菲特系統且完整的論證。(帕菲特的On What Matters最終于2011年正式出版。而該書的書稿在2008年就已被人用來講課。書還未正式出版,就先出版了評論文集,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2012年6月幾經波折,我終于順利“出(高研)院”進入華師大哲學系倫理學教研室任教。之后,劉訓練兄受時代華文書局所托,問我是否有翻譯《論重要之事》的意愿。為此,我很是經歷了一翻思想煎熬與斗爭。一方面,當時女兒剛出生,我需要花大量時間來照顧家庭,而我的工資與上海的物價嚴重不匹配,職稱也因自己的懶惰,論文數量遠未達標,可謂是壓力重重。同時,帕著1400頁的篇幅,想想就有點不寒而栗,一旦接手翻譯,要付出的時間可想而知。但另一方面,我是如此喜歡甚至癡迷帕菲特的論證風格,研究工作已深深打上了帕氏烙印,翻譯必然會進一步加深我對他思想的理解,并且我還擔心這類著作落到一個不熟悉或不認真的譯者手上(實際上在當前的翻譯條件下,這有很大的可能,再加上華文書局并非以學術翻譯見長,這種可能性就更大),那將有礙于中國讀者理解帕菲特思想的真正特色,這是我極不希望見到的。于是,我對出版社的回答是:如果我能找到信得過的合作者,我就做,一個人實在不敢做。當時的首選是緒林兄,因為他已經做過許多相關的讀書筆記,若他肯接手翻譯,我即使退出也沒什么關系。只是當時緒林兄又跟他的主聯系緊密起來,對帕菲特已然興趣不大。我后來邀請到好友阮航一起,終于得以接手這個漫長的翻譯活。

  

   2013年底,我們如約完成《論重要之事》第一卷的翻譯,彼此校對完后,我于2014年初與帕菲特教授有了一點真正意義上的聯系。我與阮航兄就書中可能的內容錯誤與印刷錯誤提出意見,向帕菲特發信請教,但未有回音。于是又請羅格斯大學的一位留學生代轉,帕菲特教授終于給出非常詳盡的回復,說明我們認為的“所謂”內容錯誤并非錯誤,只是其表述不夠清楚,隨后他用更為清晰的語言對那些問題一一做了說明與解釋,同時認可我們提出的原書的印刷錯誤并致謝。他在信中再三為他的延遲回復致歉,并且隨信發來了《紐約客》對他的小傳記式報道How To Be Good,還問我對他未出版的論文是否有興趣?上М敃r我雜事太多,更因為英文寫作不夠好,并未給出積極回復,聯系就此中斷,F在回頭來看,真是極為遺憾。

  

   《論重要之事》中文版第一卷因故到2015年暑期才得以出版。而我進入哲學系后,開始講課,多有涉及帕菲特的思想,例如人格同一性理論、對康德絕對命令公式的理解,2016年上半年曾專門組織同學閱讀了第二卷的規范性部分。按照我的設想,第二卷的校對工作于2017年初的寒假完成,爭取暑假出版,然后2017年下半年出國訪問時就可以帶全套的完整中文版給帕菲特,甚至還想過請他作為聯系人給我發邀請信。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了他過世的噩耗。

  

   于我個人而言,在2008年之前,對我影響最大的哲學家當屬分析馬克思主義者柯恩(G.A. Cohen)。在某種意義上,正是柯恩對諾齊克、德沃金與羅爾斯等人的正義理論所做的批判,一步步引導我學會了如何用分析方法去理解、批判與重構被批判者的哲學思想。不過,自2008年之后,影響我最大的就是德里克·帕菲特。

  

   我在兩個方面受到帕菲特的深刻影響。第一個是帕菲特的論證風格。帕菲特承續英國卓越的道德哲學家亨利·西季威克(Henry Sidgwick,1838-1900),試圖把倫理學發展為一門科學,其中展現的正是典型的科學式理性思維,這為我呈現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做哲學的方式。在某種意義上說,我從柯恩那里學到了英美的分析進路,但討論時實際上還是以被批判者為主,主要是尋找其論證中出現的各種內部不一致問題。帕菲特的論證的最大特色就是直接以一階問題為主,某個權威人物對問題的看法只是代表了一種邏輯可能性,由此無論涉及多少人,依然是為問題為核心。帕菲特的這種寫作方式教會了我寫論文時如何真正做到以自我為主,而不是讓被批判的各位思想家牽著鼻子走,這樣有利于按照問題本身的邏輯展開討論。

  

   這種以一階問題為主,相應地帶來了帕菲特的第二個最大特點,就是他似乎要做無窮盡的思想試驗,不停地追問各種邏輯可能性,盡可能形成嚴密與有力的論證。這種做法考驗的首先是作者本人,因為邏輯可能性實在太多。據說帕菲特寫完On What Matters的核心內容后,到處尋求其他哲學教授的批判,給予回應的哲學家超過250位。而他本人面對各種批評,一一仔細修正出現的各種錯誤。這大概是該書為什么拖了十來年才得以出版的原因之一。

  

帕菲特的第三個特點是,他采用的證成方法既不是基礎主義,也不是融貫論,而是實際上接受了科學中的“IBE原則”(Inference to Best Explanation),我稱之為“最優解釋證成”。這種證成的最大特點在于,它不要求理論的起點假設和結論符合我們的直覺,它只要求由此形成的理論體系能夠系統性地解釋(而不是符合)我們的各種相關直覺。比如他就不僅論證價值主觀主義是不一致的,(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葛四友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帕菲特   道德哲學  

本文責編: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哲學大師與經典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76.html
文章來源:澎湃

3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彩票知识技巧大全 彩票群英会走势图最新 1宁夏11选5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宝博大厅最新版下载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彩图开奖结果 捕鱼大师 快乐十分看号讲解视频 浙江快乐彩开奖号码 和信投顾 最精确专家预测七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