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衛星:中美博弈與臺灣的選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503 次 更新時間:2020-01-02 11:41:18

進入專題: 臺灣問題   中美關系  

王衛星  

  

   2004年2月,我在新華社《瞭望》雜志第5期的一篇文章中曾寫過這樣一個故事:當時在美國流傳著這樣一個政治笑話,說是某天早晨,一位美國父親對兩歲的女兒講:“快起來,咱們要和中國打仗了!”女兒疑惑地問:“為什么?”父親振振有詞地回答:“為了臺灣!迸畠河謫枺骸芭_灣在哪里?”父親拿了張世界地圖,指著亞洲大陸一個很小的點說:“在這里!迸畠航又謫枺骸爸袊谀睦?”父親指著一塊比臺灣大幾十倍的地方說:“就在這里!迸畠禾痤^來,一片茫然地問著父親:“爸爸,難道總統都不知道哪個大,哪個小嗎?”美國這位父親一句話也沒回答上來。這雖然是一則笑話,但反映出了問題的實質。一個連兩歲小女孩都懂得的道理,難道美國政治家們不懂嗎?

   據此,我想探討三個重要問題:

  

   一、臺灣究竟是不是美國的核心利益?

   2017年12月以來,美國特朗普政府連續拋出《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核態勢評估》、《印太戰略》等報告,把中國定位為“首要戰略競爭對手”,把中美關系定位為長期戰略競爭關系,對中國大陸開展“全政府”對抗,以貿易戰為先導,在經濟、政治、外交、軍事、科技等方面,向中國大陸發起挑戰。美國此舉,意在遏制中國崛起,維持美國稱霸、西方主導的既有世界格局。

   在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戰略整體布局中,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加大了“以臺制華”的力度,將臺灣由奧巴馬時期的一個“閑棋冷子”,啟動為美遏華制華的一個“打手”。

   臺灣問題歷來是美國以臺制華的主要抓手之一。從中美建交以來的歷史看,美國始終堅守“臺灣牌”不放,即使中美關系緩和期也沒有放棄。對美國來說,“臺灣牌”最好打,效果直接、便捷,立竿見影、可進可退;“臺灣牌”操作空間大,從引發戰爭,到激起兩岸政治、經濟、社會、軍事安全沖突與危機,涵蓋戰略戰術層面,有望達到戰略影響、戰術牽制、技術調動之功效。因此,美國幾乎每次對華發起重大戰略性、階段性挑戰,都要打“臺灣牌”。

   目前中美關系態勢表明,美國已經再次把臺灣當棋子,納入印太戰略體系,利用臺灣問題提高自身籌碼,企圖利用“臺灣牌”迫使中國大陸經濟上讓步、戰略上配合,同時分散牽制中國大陸精力,阻扼大陸“一帶一路”推進,遲滯大陸和平發展步伐;鼓勵分裂勢力,防止“臺獨”轉型、萎縮;壓臺灣擴大對美進口,購買美國武器,謀取直接經濟利益。眾所周知,一段時期以來,美國政府和國會也的確從政治、法律、外交、軍事、經濟等方面推出一系列舉措,支持臺灣當局,暗中扶持民進黨政權。

   所有這一切,給很多臺灣人造成了一種錯覺,認為臺灣在美國的戰略棋局和利益排序上地位作用大幅提升。特別是臺灣民進黨蔡英文當局受到激勵,認為抓到了“聯美謀‘獨’”的千載難逢機遇,戰略上竭力向美國對華新戰略輸誠、靠攏、融合,爭當盟友;政治上宣揚臺灣是“民主自由政權”,博取同情;經濟上支持美國與中國大陸打貿易戰,鼓吹“脫鉤”;安全上徹底倒向美國,尋求安慰;涉外上爭取美國相挺,抗衡中國大陸,藉機推動“拒統謀獨”進程。

   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是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跟頭摔得會越狠。在中美戰略競爭博弈新形勢下,美臺關系究竟會密切到何種程度?美國與兩岸之間關系會如何傾斜?美國會支持臺灣當局與大陸對抗較量到什么程度?美國會不會支持臺灣“獨立”?在中美戰略博弈中臺灣的終極命運如何?這些還都是變數,絕非民進黨人一廂情愿那樣一清二楚、一成不變。

   首先可以明確的是,在中美戰略博弈中,臺灣在美國的戰略定位中永遠祇是一顆棋子。因為臺灣不具備做美國長期盟友的戰略分量。在中美交惡和建交兩種情況下,美國都曾拋棄臺灣,充分說明了臺灣的戰略分量有限,是可以視情拋棄的棋子。在美國人眼里,臺灣以往是、現在是、未來也始終是一顆棋子,絕不是英國式的盟友。棋子和真正盟友的基本區別是:前者是暫時的權宜之計,后者是相對長遠的恒定考量;前者要精確計算損益,后者對損益可大而化之;前者變數很大,后者相對穩定;前者現實主義主導,在決定彼此關系定位與取舍時不會有太多諸如信譽那樣虛的顧慮,后者有理想主義色彩,不會輕易決定取舍,會把維系信譽等放在重要考量因素之內。更何況,西方國家的長期盟友也不是恒定不變的,“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祇有永遠的利益”?傊,美國不會對臺灣當局和民進黨人無條件支持。

   其次,在美國的國家利益等級排序中,臺灣問題從未排到第一位——“生死攸關利益”,也排不到第二位——“極端重要的利益”。美國一般將其國家利益分為四類:生死攸關的利益、極端重要的利益、重要利益及次要利益。處于頂端的“生死攸關利益”,是指捍衛美國生存、促進美國福祉所必不可少的利益。對于“生死攸關利益”,美國即使沒有盟友參與的情況下也會采取單邊行動,準備投入戰斗。在美國國家利益這個層級的必備條件序列中,臺灣哪一條也靠不上。

   “極端重要利益”是指這類利益若遭侵犯,將嚴重削弱美國政府捍衛和促進美國福祉的能力。對于“極端重要利益”,美國祇有在盟國的共同參與下才準備動用武裝力量。從美國該層級國家利益的必備條件序列中看,臺灣通常也排不進這一位階,最多是“重要利益”。2019年10月20日,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奠基人米爾海默斯在清華大學演講中指出,對中國來說,現在最好不要就臺灣問題發生沖突,直到力量變化到與美國對抗可以占優勢的時候,再一舉解決臺灣問題。言外之意,假如美國和美軍沒有把握戰勝中國大陸和解放軍的話,就不會保衛臺灣了。而實際上,且不論中美戰略競爭未必是零和游戲,即便是,美國從來也不會為了臺灣,而押上舉國之力與中國大陸進行“世紀大攤牌”,精于物質利益算計的特朗普更不會單純為美國的所謂信譽與強大的中國交手,而特朗普現象的背后,是美國日益壯大的民粹民族主義勢力,是最講求實際利益的,是更加現實主義而非理想主義的。

   同時,米爾斯海默所不瞭解的是,對中國人民解放軍這個朝鮮戰場上較量過的強勁對手,美軍從來沒有“打贏”的把握。2007年3月25日,時任美參聯會主席佩斯上將訪華回國接受美聯社記者采訪時曾說:“美國對有核國家與無核國家、核大國與核小國的政策有相當大的區別。假如中國有能力與另外一個核大國進行一場核戰爭,應當明確告訴別人,這對大家都有好處!钡览砗芎唵,中美作為兩個核強國,相互交戰不但將是兩國的災難,也將是全世界的災難,至于敢于與美國聯手的國家或地區,則將首先成為犧牲品。實際上,假如日本決策保衛臺灣的話,它是有前提的,就是美國要保衛臺灣,因為日本沒有戰勝解放軍的實力。換言之,祇要美國放棄臺灣,日本無論是否愿意,都無力單獨與中國較量。同時,日本也非常清楚,即使美日聯手干預臺灣問題,那么中美日三方中最大的受害方祇能是日本。今年的國慶閱兵,中國大陸已經展示了諸多世界第一軍事能力、美軍對付不了的武器系統、日本無計可施的殺傷體系,未來這種東西祇會越來越多,不會減少。

   第三,盡管中美關系正在發生歷史性、結構性變化,但迄今美國在打“臺灣牌”方面還是有分寸的,支持民進黨當局是有限度的,明顯投鼠忌器。如通過的涉臺法案多,甚至可以說松動了“一個中國”政策基礎,但執行率相對較低,象征意義大于實質意義;軍事挺臺力度增大,不少方面有所突破,但與歷史上的強度高點相比,在內容、時機、形式、性質、品質、數量等方面依然有差距,與臺灣當局要求更不相稱;拉臺共同打貿易戰、科技戰意圖明顯,但在美臺貿易協定問題上依然不那么積極,對臺灣當局消除貿易逆差、進口美國食品的壓力也沒有放松;支持臺灣當局維持和擴大國際空間,甚至直接走到前臺支持臺灣當局參與國際組織、恐嚇“邦交國”,但在聯合國等敏感問題上并未放手。實際上,美國不是不想這么干,而是面對中國這樣一個超體量快速發展的大國,它不得不有所顧忌,而且未來中國令美顧忌的因素祇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綜合來看,未來美國仍將維持“一個中國”政策相對穩定,不與中國大陸因臺灣問題撕破臉;維持臺海安全局勢基本可控,不與中國大陸開啟戰端;維持對臺灣當局“兩手政策”,不刺激中國大陸被迫提前徹底解決臺灣問題。

   總的看,盡管特朗普政府加大了“以臺制華”力度,但由于臺灣自身分量有限,其在美國國家利益排序中的地位并沒有得到實質性的提升,算不上那種美國可以“為之而死”的“生死攸關利益”,也算不上美國可以“為之而戰”的“極端重要利益”,最多祇能算是可以“為之喊兩句”的“重要利益”。說臺灣的前途命運已經關乎美國的核心利益,既不符合歷史,也不符合現狀,更不符合未來。

  

   二、美國為什么支持縱容臺灣與大陸對抗?

   從美國的全球戰略布局看,目前仍處在新科技、新產業、新軍事能力發展尚未形成新的壓倒性優勢,但對手能力成長卻遠超預期這一大背景下的戰略收縮調試期。歷史上,美國大戰略的調整,始終都在克制與進取、理想與現實、單邊與多邊之間輾轉糾結、反復平衡。從目前情況看,特朗普政府總體上仍延續了奧巴馬時期確立的“以內統外、克制務實”的戰略取向。

   美國是一個擅長因勢利導、蓄勢而為的國家。歷史上,美國每隔四五十年都要經歷一次“戰略調整”,根據國際戰略環境特別是強國實力對比的變化,主動對其戰略進行適度調整,通過適當的力量布局變化與力量回縮迷惑戰略對手,為下一階段的戰略出擊做好充分準備。在表象上,這個調整過程通常呈現為一定程度上的“由強轉弱”或“擴張-收縮”態勢,并會持續一個較長的時間段,形成一個40-50年的周期。歷史上,美國的五次戰略調整大體上都遵循著這一規律。第一個周期42年:擴張21年;1823年發表門羅宣言,收縮21年。第二個周期53年:1845年吞并德克薩斯,美墨戰爭,擴張16年;1861年南北戰爭(內戰),收縮37年。第三個周期43年:1898年美西戰爭,擴張21年;1919年一戰勝利但凡爾賽和約和國際聯盟未獲國會批準,收縮22年。第四個周期42年:1941年珍珠港襲擊與加入二戰反法西斯陣營,擴張28年;1969年尼克松上臺,美越開始正式談判,收縮14年。第五個周期目前尚未結束:1983年里根宣布發起星球大戰計劃,擴張26年;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奧巴馬啟動中東撤軍,迄今已有11年。

   從這一歷史周期率來看,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正處于2009年開始的歷史上的第五個“戰略相對收縮調整期”。從特朗普上臺后推行的撤軍退群毀約、要求盟友伙伴承擔更多義務等一系列舉措看,特朗普當局減少美國霸權成本、放棄更多國際責任的舉動,實質是仍在實施戰略收縮調試,其收縮力度比奧巴馬時期更大、收縮速度比奧巴馬時期更快。從發展大勢看,未來一個長時期,美國將逐漸由一個冷戰后處處可見的全球唯一霸權國家,調整收縮為一個看起來似乎僅具有重要全球影響力的世界大國。

在實施戰略收縮調試的過程中,美國一直在精心設置一個巨大的戰略騙局。無論是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還是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表面上聲勢很大,但實際上是防范和預置性的。美國的真正目的是在亞太擺出一個局部進攻態勢,這類似于戰場撤退前的火力逆襲,是在企圖利用這場逆襲,掩蓋自己的后撤轉移行動,同時迷惑和裹脅其盟友伙伴,為他擋槍趟雷,以此達到將盟友伙伴挺在前面,對中國進行“近身盯防”,而自己則伺機退步抽身、實施“離岸制衡”的戰略目的,通過制造地區持續緊張又總體可控的局勢,將對手和盟友的精力全部牽扯其中,為完成自我修復換取更長時間和空間。一旦完成自我修復,美將進入下一輪擴張期,這必須引起世界各國包括美國的盟友伙伴,特別是臺灣當局高度警惕。(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臺灣問題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臺灣研究專題 > 臺海政治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692.html

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3d论坛乐彩3d福彩论坛 一分赛车有没有规律 福建快三限号 信捷策略 广西快乐十分规则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今天最新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100 幸运赛车怎么看计划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