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立志:慈禧太后與義和團之三

————慈禧太后的“卸責詔”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09 次 更新時間:2020-01-03 16:35:08

進入專題: 慈禧太后   罪己詔  

安立志  

  

   1900年8月20日(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慈禧太后以光緒皇帝的名義頒發了清朝存在史上最后一份“罪己詔”。這份罪己詔距她氣壯山河、慷慨激昂的宣戰詔書僅僅過了兩個月。

  

   這份罪己詔針對的并非外國列強,而是頒發給她的臣工和國人的。與宣戰詔書相比,其最大的區別是,罪己詔已經沒有了“大張撻伐,一決雌雄”,“翦彼兇焰,張我國威”的干云豪氣和戰斗意志,她用這樣幾個字來概括當下的處境:“震驚九廟,慈輿播遷”,說白了就是京城淪陷,太后逃亡。中國的文字很有學問,一旦形容皇家的事情,最倒霉的境遇,也有冠冕堂皇的專用語。

  

   這份詔書當然不是從紫禁城發出的,此時的皇太后與光緒帝正在狼狽西竄的路途中。據接駕有功、特準隨扈的懷來知縣吳永記載,七月二十六日,“行在”還處于今河北省西北部宣化府的雞鳴驛(《庚子西狩叢談》,中華書局,2009年,頁70),詔書所說的巡幸“太原”還是一個準備落腳、尚未到達的目的地。大清帝國的圣母皇太后與光緒皇帝,惶惶如喪家之犬,正在深一腳淺一腳地顛簸在山間野徑上。此時的太后與皇帝肯定心情都不會太好。如果不是濫施權柄,胡作非為,造成巨大災難,以致無法收拾,向來以九五之尊自居,以圣明天子自命的統治者,怎么可能自我批評,甚至紆尊降貴、不顧難堪地來“罪己”?

  

   即使是罪己詔,也不忘標榜本朝的歷史悠久與偉大正確,“我朝以忠厚開基,二百數十年,厚澤深仁,淪浹宇內!且允幤侥鎭y,海宇乂安,皆賴我列祖列宗文謨武烈超越前古,……”(《義和團檔案史料》,中華書局,1959年,頁488)這樣一個偉大王朝自然少不了偉大皇帝,“朕以沖齡入承大統,仰稟圣母皇太后懿訓,于祖宗家法恭儉仁恤諸大端,未敢稍有偭越。亦薄海臣民所共見共聞!保ㄍ希┻@主要不是歌頌皇帝,只因詔書借用了皇帝的名義,主旨還在于歌頌皇太后。

  

   在我國歷史上,一些大的王朝并不缺乏皇帝逃亡的先例。唐玄宗李隆基就曾“播遷”過四川,慈禧太后的老公奕詝(咸豐皇帝)也曾“秋狝”過熱河。因此,慈禧太后的“西狩”,可說是輕車熟路。她的巡幸太原(最終一直巡幸到西安),并不算多么生僻。

  

   詔書中有這樣的辭令:“朕為天下之主,不能為民捍患,即身殉社稷,亦復何所顧惜!”這里的“朕”,名義上是光緒帝,實際上是皇太后。這形象多么大義凜然、多么高風亮節!不過一想,這詔書是在逃跑路上頒發的,又不免幾分滑稽!詔書強調其“列祖列宗”的“文謨武烈”,乾隆皇帝就是其引以自豪的“列祖列宗”之一,慈禧太后可能不知道,與乃祖乾隆皇帝同年去世的華盛頓,就是八國聯軍中米利堅的開國先驅。在他手里,已經開辟了人類政治文明的新紀元。

  

   在庚子事變中,光緒帝始終處于傀儡狀態,宣戰沒有載湉的責任,罪己也與載湉無關,雖然所有的鬧劇是太后導演的,所有的悲劇是太后造成的,然而,始作俑者是從來不會擔責的。然而,太后的罪己竟然成了罪載湉,載湉只好把黑鍋背起。詔書中有這樣兩句:“自顧藐躬,負罪實甚”,“知人不明,皆朕一人之罪!保ㄍ蠒,頁488,489)這似乎應了唐代韓愈的一句詩:“臣罪當誅兮,天王圣明”(《韓愈全集校注》,四川大學出版社,1996年,頁798),只不過,這里的“天王”不再是載湉而是慈禧,此時的皇帝已經降格,比“臣”也高不到哪里去。不過,最高統治者的自我批評也講策略,光緒帝的這兩句“自我批評”并未開列任何“罪錯”事實,大概相當于“我也做得不夠”而已。

  

   接下來,詔書詞鋒一轉就矛頭向下了!肮勾笮〕脊び泄殷w國之忱,無泄沓相安之習,何至一旦敗壞若此!爾中外文武大小臣工,天良俱在,試念平日之受恩遇者何若?其自許忠義者安在?”(《義和團檔案史料》,頁488)只讓失去權力的載湉背黑鍋已沒有說服力,首都失陷,朝廷逃跑,“大小臣工”都脫不了干系。這讓人很容易想起崇禎皇帝的遺詔,朱由檢上吊之前還認為,“皆諸臣誤朕也”。(《明史紀事本末》卷七十九,中華書局,1977年,頁1382)在這里,“火車跑的快,全靠車頭帶”的邏輯不管用了。由此可見,慈禧太后的“罪己詔”不過是“卸責詔”而已。

  

   罪己詔指出,“國家設官各有職守,不論大小京外文武,咸宜上念祖宗養士之恩,深維君辱臣死之義,臥薪嘗膽,勿託空言,……在在出以精心,視國事如家事,毋怙非而貽誤公家,毋專己而輕排群議,……”(《義和團檔案史料》,頁489)這當然是對臣下的要求。在整篇罪己詔中,皇太后只是以光緒帝的名義承擔了一些輕描淡寫的抽象責任,對于她自身由于貪嗜權位、權欲膨脹而冷藏載湉,擱置皇權,垂簾聽政,獨斷專行,導致的重大災難只字不提。

  

   “毋怙非而貽誤公家”,此事可以追問一下端親王載漪,正是他為了讓其子登上皇位,煽動和利用了義和團勢力,這背后當然也有太后的主意;“毋專己而輕排群議”,這可以問問太后自己,正是她的驕橫跋扈,坤綱獨斷,殺害了袁昶等一干清醒的大臣。這哪里是什么“輕排群議”?然而,這兩句話,她甚至提到了“視國事如家事”的境界。庚子國難這種前所未有的民族浩劫,不正是由于皇太后總是把國事當作家事處理的結果嗎?事情也難怪,在皇權專制時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本來是應有之義,國家本來就是愛新覺羅氏的家事。

  

   也許慈禧太后也深知這份罪己詔誠意不足,份量不夠,過了兩天(七月二十八日),“鸞輿”到達宣化府,她再次向大小臣工頒發了上諭,“自今以往,凡有奏事之責者,于朕躬之過誤,政事之闕失,民生之休戚,務當隨時獻替,直陳毋隱。當此創重痛深之候,如猶惡聞讜論,喜近讒諛,朕雖薄德,自問尚不至此!保ㄍ蠒,頁491)這個權欲熏心的老太婆,她的一生,除了篡奪權力,把持權力,玩弄權力,何曾把“政事之闕失,民生之休戚”放在心上。如果不是面臨“創重痛深之候”,她怎么可能會“罪己”(何況她罪的本來就不是自己)?此時此刻,她竟要求臣下“務當隨時獻替,直陳毋隱”。想當初,此次國難不正是因為她“惡聞讜論,喜近讒諛”造成的么!在當時,有誰敢于指出“朕躬之過誤”?她先是聽信剛毅、趙舒翹出于逢迎而對義和團情況的虛假匯報,后又聽信直隸總督裕祿出于讒諛對戰況的報喜不報憂。繼之,五大臣正是因為直陳“讜論”才掉了腦袋,其余幾位如奕劻、王文韶、廖壽恒、那桐,如非城破,腦袋早就搬家了。

  

   “總統是靠不住的”,“太后更加靠不住”,清末立憲終究廢紙一張,革命等不及慈禧太后的虛假維新,滿清王朝的大廈終于土崩瓦解了。

  

    進入專題: 慈禧太后   罪己詔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11970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366798.live)。

1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网络理财平台排名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 今日股市行情查询分 重庆买麻将机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十大投资理财平台推荐 陕西快乐10分网站 浙江快乐彩一定牛走势图 七星彩开奖公告 东方6加1走势图大中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