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臺:辛亥百年——尷尬的紀念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856 次 更新時間:2011-10-11 09:47:45

進入專題: 辛亥革命   辛亥百年  

龍應臺 (進入專欄)  

  

  原文:Lung Ying-tai: 1911 Anniversary ‘Awkward’ for China

  本文由”譯者“志愿者翻譯并校對

  

  1911年10月10日的辛亥革命標志著清王朝的覆滅,并創建了中國第一個共和國。整個大中華區,包括香港和臺灣,都在慶祝這一歷史事件。但是這一事件的歷史定位在臺海兩邊卻都是政治敏感話題。

  大陸的紀念包括周日舉行的公開慶祝,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也出席了,粉碎了數月來關于他的健康狀況的諸多猜測。大陸和香港都上映了由成龍主演的史詩電影《辛亥革命》,但是,正如臺灣作家和文學評論家龍應臺指出的,“辛亥百年”在大陸和其他地方都不能被簡單處理。

  Isabella Steger在香港對龍女士做了如下采訪,龍女士也是《大江大!1949》一書的作者,本書詳述了因為中國內戰而被分隔兩地的多個中國家庭。本書在大陸被禁。

  以下采訪已經過編輯。

  

  WSJ:1911年10月10日對于大中華區不同的地方都有什么意義呢?

  龍:對兩岸三地來說這一事件有著非常不同的含義。觀察本次紀念是件特別有趣的事。在辛亥革命50周年的時候,只有臺灣在紀念它。那時,香港還在英國的統治之下,因而這次革命沒有什么特別意義。中國[大陸]則在災難性的文革當中,F在,在百年紀念的時候,大陸和臺灣才剛剛開始緩和關系。

  以前,“雙十節"對北京來說從來不是什么特別的日子。但是現在,它突然有了意義。事實上,對于中國來說,想要合理地詮釋”雙十“是非常尷尬的,甚至不當的。這是中華民國的國慶日,而中國方面完全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地位。因此中國人就完全地聚焦在了革命本身。他們不得不在向辛亥革命致敬,和辛亥革命的結果是建立了共和這二者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而這種平衡可不容易保持。

  

  WSJ:那么臺灣又是怎樣呢?

  龍:在臺灣,這是另外一種尷尬——所謂的”藍營“(由目前執政的國民黨領導,傾向于最終的實現”一個中國“)和”綠營“(由反對黨民進黨領導,傾向于獨立)之間矛盾……藍營利用這一機會來慶祝中華民國的成立。但是,最初,政府采用的口號是“建國百年”來紀念這一天。后來他們又把它換成了“精彩百年”。其中有何原因?他們不想戳痛北京。他們想避開對建國的強調。

  真的要出去慶!半p十”的話是政治不正確的。那場革命都發生在中國。越來越多的臺灣人已經在想,嗯,那不是我的歷史,那是他們的歷史。因此政府力圖讓它去政治化,僅僅把它當成是一場大聚會,而不要觸及事件的核心。比如說:就沒有出現關于憲法的辯論——那場革命最重要的是形成了現代國家的憲法。

  

  WSJ:那么香港呢?

  龍:香港也處于尷尬的位置上。在1911年的時候,香港在那場革命中起到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我們認為這場革命的勝利是一次盛宴的話,那么香港是僅有的廚房。1923年,孫中山在香港大學的演講中說,他所有關于革命的想法、關于現代性的理念都來自香港。因而一方面,港人因為她所做出的貢獻,身為同胞感到驕傲,同時,他們又因為現在屬于中國而覺得非常不安。

  雖然北京官方否認“中國民國”的存在,是否出現任何跡象說明人們有了更大的興趣要重新追溯那段歷史?

  許多的歷史學家和知識分子都寫了書和文章,探究辛亥革命的意義,目的是想修正歷史。比如說,中國人被教育說清朝的統治是腐敗無能的,一片黑暗。因此,對我來說,最令人吃驚的新的觀點是,有了越來越多的歷史學家現在站出來說,清朝統治的最后十年是中國追尋現代化,也是讓現代國家得以發源的十年。那曾是非常有希望的時代。如果革命沒有發生,中國可能會更平穩、更早地進入現代化,甚至不太可能在1949年之后被共產主義者奪權。我認為,至少這一次的”雙十“,激起了中國的知識分子相當多的深刻的自我反省。

  

  WSJ:似乎對孫中山是個怎樣的人,以及中國人民應當如何紀念他有了不同的版本。比如說,最近一部關于他的一生的戲劇就被北京禁演了,但是可以在香港上演。你個人是如何評價他的遺產的?

  龍:當革命在武昌爆發的時候,孫中山根本不知道革命爆發了。沒有人問他的意見,因為他不是被所有派別都接受的一個人物,當時他是在丹佛做餐廳服務生……但是,革命的領導人認為孫中山有國際聲譽,而且可以籌款,所以他們希望他回來?吹脚_北和北京都把他當做國父,其實很有趣,但是新的證據說明,其實他已經不應再被供為國父。不過,他仍然有魅力。你可以打趣說他瘋了。1912年,他在一幅中國地區上畫了一個他想建造的巨大的鐵路網,100年后,這個網絡還是沒有建成!他是個瘋子,不過你可以因為他的遠見而敬仰他。在非常時期,非常之人才會脫穎而出。但是,如果他一直是這個國家的總統的話,那會是個災難。

  

  WSJ:你認為臺灣在促進出現一個民主中國這方面能有所建樹嗎?

  龍:我當然做此想……這是許多中國知識份子共同的感情。臺灣已經有一個在運行的民主模型了,盡管不完美,有缺陷,但是它告訴你這是可行的。臺灣人作為世界公民,也有責任對中國的進步做出貢獻,不僅僅是在經濟繁榮的方面,也在幫助中國成為開放和文明的社會這方面……但是,我擔心,臺灣還沒有把中國推向這個方向的時候,所發生的事卻是在經濟上非常依附于中國,然后它其實變成了一個無能的衛星島?

  

  WSJ:你認為今天的中國和清朝末期有多大的區別?

  龍:把過去六十年和清朝統治的最后十年的現實情況進行對比,這是一種倒退。當中有著巨大的鴻溝。當然,在過去十年中,中國有了巨大的變化。但是100年前已經有了上海股票交易所;你可以是鐵路投資方的股東;人們有自己的私人房產;憲法也即將就位……如果你看看那時有多少政黨的話,再和今天對比一下,那么現在退步了。

進入 龍應臺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辛亥革命   辛亥百年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5366798.live),欄目:待整理目錄 > 專題文庫
本文鏈接:http://www.5366798.live/data/44957.html
文章來源:《華爾街日報》中國實時報

44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极速11选5基本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今日甘肃快三一定牛 体育彩票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财神爷pk10手机破解版 云南时时彩中奖数据 海南4+1官网 秒速赛车开奖规律 2017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融盛在线配资